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过 年
作者:张思源       发布时间:2010-03-15 08:25    浏览量:7397

过    年
                            首钢总公司  张思源

    人们常用“小孩过年”来形容高兴的样子。如果没在农村过过年,那您对这个形容的理解肯定是肤浅的。
春节又快到了,小时候在农村过年的情景就像小电影一样在脑子里一幕幕地过,五十多年了,还是那么清晰,那么呼之欲出。
那是五十年代,我的家乡——河北拒马河畔的一个小村庄。一进腊月,冬闲的人们便开始忙碌起来,杀猪宰羊、磨豆腐、漏粉条……零星的鞭炮声也开始来凑热闹,把过年的气氛烘托得越来越浓。
   “腊月二十三,灶王爷升天。”是糖瓜祭灶的日子,家家都在锅台上方的佛龛下面摆上供品,先放喂马的草料,一边摆一边念叨:“好草好料,喂得小马欢跳。” 为的是让灶王爷骑着马去天宫。然后摆糖瓜,也是念念有词:“灶王老爷升天,多给我家美言;好话多说,赖话莫传。”据说灶王爷爱吃甜食,用糖瓜祭祀,为的是他老人家吃人最短,不便说主家坏话,而且糖瓜很粘,如果他想说坏话,嘴巴会被粘住。所以有句老话“腊月二十三,糖瓜粘。”看来神仙还是斗不过凡人,灶王爷只能乖乖地“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
    一到腊月二十三,过年就进入了倒计时。俗话说:“糖瓜祭灶,年下来到,姑娘要花,小子要炮。”村里的年味更浓了。最有过年特色的莫过于“变饽饽”。所谓变饽饽就是提前准备年饭。那时人们生活还不富足,一年到头省吃俭用,恨不得一分钱掰成两半花,但过年绝不马虎、凑合,辛苦一年的享受都集中在正月。正月里啥都不干,就是打牌、听戏、看会、逛庙……尽情地吃、喝、玩、乐,连饭都懒得做,所以年前就把鸡、鸭、鱼、肉都做熟,吃时上锅一热就行了。“变饽饽”主要指的是做主食,什么年糕、花糕、豆包、馒头……每家都要做出几大盆,人口多的甚至用缸装,要够吃到正月十五的。所以年前这几天都忙着变饽饽,家家炊烟不断,户户鱼肉飘香,与村里到处弥漫的爆竹火药香味混合在一起,汇成浓浓的年味,使村民们像喝了陈年老酒,未曾过年已经微醺了。
    最开心的要算孩子们,成群结伙地出了东家进西家,看看谁家的花糕最好看,瞅瞅哪家的年糕枣最多。到谁家都随便品尝,大人们全都和颜悦色,还把花生、大枣、瓜籽往孩子们兜里装。过年图个喜兴,平时再暴躁的人脾气也变好了,再吝啬的人也变大方了,再尖刻的人也变宽容了,绝对不跟孩子发火。孩子们也就得寸进尺,东串西串,哪有热闹往哪钻。
    我那时还没到上学的年龄,跟一群伙伴尽情地玩乐。有时大人们忙得顾不上照顾孩子,就说:“快到街上看看去,村长带人挂‘花红签’和‘吊挂’了。”花红签和吊挂,是北方农村过年时街上的主要装饰品。“花红签”是用大红纸剪成的剪纸,“吊挂”则是用羊皮制成的两个角的像彩旗一样的东西,上面印有剪纸风格的戏出,有孙悟空三调芭蕉扇、白娘子水漫金山、宴桃园英雄三结义······花花绿绿的横挂在街上,像迎宾的彩旗,很有气氛。最让孩子们欢呼雀跃的是挂灯笼。那时农村还没有电灯,街上照明只靠月亮,手电筒确实是较为奢侈的“家用电器”。过年时整条街都挂上“提灯”(一种烧煤油的带玻璃罩的防风灯笼)。平时黑咕隆咚的街上突然灯火通明,整条街从头亮到尾,把孩子们的心都照亮了,几疑银河降落凡尘,真有天上人间之感。
    过年贴春联并不新鲜,但我的家乡把春联贴到了极致:大门上贴,屋门上贴,仓库、牲口棚、猪圈也贴。只要是门框必贴春联,内容大多是“向阳门前春常在,积善之家庆有余”、“爆竹二三声人间是岁,梅花四五点天地皆春”等喜庆或贺岁的意思。所有的墙上、门上、柜子上都要贴上“福”字或吉利话。住房里是“人口平安”,仓库里写“五谷丰登”,猪圈里是“肥猪满圈”,院墙上贴“抬头见喜”。“福”字则是见缝插针,随处可贴,都是用大红纸、毛笔书写。中国人对红色情有独钟,过春节表现得尤为突出。窗户上是红纸剪成的窗花,院里点的是大红灯笼,姑娘们穿的是小红棉袄......如果赶上普降瑞雪,漫天皆白,白得洁净淡雅,红得浓烈娇艳,真个是红装素裹,养目怡神。
    大年三十是过年的正日子。那一晚,所有的房间、院落,都要灯火通明,不留死角。包饺子、守岁,是除夕的主要节目。最乐的是孩子,举着香火,揣着鞭炮,到处疯跑;最忙的是家庭主妇,包完饺子还要把全家的新衣服都安排好,所有成员的新衣、新裤、新鞋都整整齐齐地放在每个人的枕边;老爷们则是喝着茶水、嗑着瓜籽,天南地北地神聊海说。这是一年中最放松的时候,所有不顺心的事,令人不痛快的话题,一律不许说。要创造一个最完美最幸福的时刻。仿佛一年的忙碌就为这一天,把一年的快乐都浓缩在大年三十晚上。
    北方农村三十晚上要在院子里铺满芝麻秸。这一方面取“芝麻开花节节高”的寓意,另一方面人踩到干透了的芝麻秸上嘎巴嘎巴直响,名为“踩岁”。这里面还有个故事。当年,兴周800年的姜子牙斩将封神之时,大公无私,没给自己留位子。因其劳苦功高,众神特许他不管他走到哪里,都能顶替那里的神主,所以民间有“太公在此,诸神退位”的说法。他夫人可就没这么好运气了,是为丧邦神,走哪儿哪儿倒霉,到处偷吃供品。可她天生胆小,有点动静就抱头鼠窜。三十晚上家家都要摆供品祭祖先,丧邦神来了脚一沾地便踩在芝麻秸上,噼里啪啦一响就把她吓跑了。这故事当然是无稽之谈,但人们踩在芝麻秸上,嘎巴嘎巴的响声却是饶有情趣,增添了不少温馨的气氛。
   辞旧岁,恋恋不舍,守岁熬夜越晚越好;迎新春,迫不及待,所以大年初一人人争相早起,这叫“起五更”。早早地起床、生火、煮饺子。民谚有“谁家的烟筒先冒烟儿,谁家的高粱先红尖儿。”人们已经把“起五更”与一年的收成联系起来,当然马虎不得。一夜不停的鞭炮声有两次高潮,一次在午夜时分,一次就是“起五更”,吃饺子的时候。那响声连成了串,耳朵已经分不出点儿,如滚滚春雷,嗡嗡地响成一片,势如排山倒海,使人很难相信,这么个小村落怎么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性格内敛的中国人,每天都在这一天把张扬的一面集中释放出来,所以才如此的惊天动地。
    吃罢饺子,拜年就开始了。自然村落一般都是几大姓聚族而居,亲戚套亲戚,大多没出五伏。拜年先从辈分最小的开始,比如说,最小的是重孙子辈的先到孙子辈家去拜年,他们再结伴一起去儿子辈家,儿子辈又跟他们一起去给父亲辈拜年......这样像滚雪球一样拜年队伍越来越长,而且男宾、女宾分开,各拜各的,每个家族都是两支人马,越滚越多。当年我爷爷在村里是辈分最大的,两个雪球先后滚到我家的时候,跪满一院子,各自喊着不同的称呼,山呼拜年。我爷爷奶奶赶紧隔着窗户喊:“快起来吧,快起来吧!”农村拜年有个“化解矛盾”的功能。比如张三和李四打架成仇,时间长了怨气已消,想和解却找不到台阶,于是等到大年初一,自觉理亏的一方就派出家中晚辈,先到对方家里拜年,对方的老人马上顺水推舟,赶紧让儿孙辈去回拜。于是两家就像互通了“使节”,和好如初了。
    最忙的是腊月,最闹的是正月。勤劳的中国人为了给自己放几天假,编出了不少“说法”,尤其是针对一年四季从不拾闲的家庭主妇。比如说,正月里不许动刀剪,也不能动针线。动菜刀,剁龙尾;动剪刀,铰龙须;动针扎龙眼......反正正月里干什么都要伤着龙王爷。好家伙,行云布雨,风调雨顺,全靠他老人家,谁敢造次,再勤快的人,就是手痒痒了也不敢干活。干什么呢?比平时还忙。
    看戏。场院里搭个露天戏台,两盏夺目的汽灯分挂两边,天不黑就有大人孩子搬着板凳去占地儿,卖糖果、香烟、花生、瓜子的小贩也去选好位置,支起小摊儿。天一黑,台上便响起头遍锣鼓,三通鼓罢,笙管笛箫齐鸣。汽灯雪亮,管弦悠扬,与街道上的串灯、花红签交相辉映,真有点“火树银花触目红,揭天箫鼓闹春风”的意境。剧团虽是业余的,却也载歌载舞、做尽悲欢,斯情斯景令人回味无穷。
    看花会。各村都有自己的花会:狮子会、高跷会、钢叉会、小车会......三里五乡的,互相交换着表演,每天都能看几个会。赶上孩子们喜欢的,能跟出好几个村去。狮子威猛,高跷滑稽,小车会火爆,钢叉舞得上下翻飞,是武术与娱乐的完美结合。每年的春节都是这些民间艺术的集中展示,哪个村儿的好,哪个庄的差,也要在村民们的嘴巴上颠来倒去好几天。应该说,热闹的花会,是 “国泰民安、安居乐业、风调雨顺、五谷丰登”这一类词汇最形象、最具体的注解。
    走亲戚、看朋友、玩扑克、唠闲磕,虽说正月里不忙着干活,这过年光玩也够忙的,一直到正月十五闹花灯,又掀起一个高潮,这年才算到了尾声。而真正彻底结束,则要到二月二龙抬头,家家吃饺子,也放鞭炮,名为“过小年”,这才算把年过完。
     小年一过,家家都恢复了常态,忙着收拾农具,筹划生产,准备辛勤地耕耘,去收获新的一年的幸福。

特别推荐:
欢迎您推荐真实有效用户试用以下任意产品,将奖励人民币200元,若推荐用户成为VIP用户,将再次奖励其费用的10%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区域报刊平台: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内蒙  上海  江苏  山东  浙江  福建  安徽  广东湖南  湖北  海南  江西  河南  四川  重庆  云  贵州  广西  西藏  陕西  甘肃  新疆  青海  宁厦
行业报刊平台: 医疗健康  家具  金融证券  房地产  教育行业  文化艺术  餐饮娱乐  纺织服装  机械  电力 电子电气  造纸  邮电  石油  化学工业  食品  煤炭  交通  农林牧渔  建筑建材  冶金矿产
合作伙伴与典型客户
华文网报  中国企业报  中国校报高校联展  中国校报网  时代光华报多媒体版  徐州烟草  中国中化集团  北京市企业新闻工作研究会  北大青年  中国低碳经济网  中国产业网 
友情链接:中国书画导航网  诚信企业中国网  中国企业建设网   中国产业网  中国产业报协会  中国企业报道
咨询电话:010-59919797转2 4008817579 010-62978088   
点击咨询QQ 点击加入中国内刊网官方群:84584811 中国内刊网超级群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中国内刊网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隐私政策 | 版权所有:北京华文科教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2010-2011 | 京ICP备12019430号-4